007真人007真人

作者:程蓝江

程蓝江先生近影。

伫立加州海滨西望故国,缅怀唯真兄辉煌灿烂的一生,我同许多海外侨胞一样,为他这位杰出的爱国归侨、英雄记者而深感自豪。我敬佩他为祖国和人民竭智尽忠、义无返顾地奉献毕生心血的榜样。他响应祖国母亲抗日救亡的悲切呼唤,不畏艰难险阻,千里迢迢直奔抗日第一线——革命圣地延安,加入“万众一心”“血肉筑长城”的行列。八年抗战和解放战争胜利了,他马未下鞍又转战到国际新闻第一线上。作为新中国首批驻外记者,也是友好使者,他倾尽热情和诚意广交朋友,广结善缘,赢得了珍贵的国际友谊。人们通过他更多地了解了新中国,增进了同新中国的友善、友好关系。

越南抗法战争胜利后的1955年,中国侨务委员会应越方之邀,派来一批新闻工作者,指导和协助北越华侨创办了一份华文日报《新越华报》,两年后他们结束任务全部回国了。我们作为这张报纸刚刚入行的新兵,面对纷繁复杂的国内外形势,要独立承担起采编和出报的全部责任,确实困难重重。

就在这时,我们十分庆幸地得到了唯真兄的热情帮助和指引。或许因为唯真兄本人是归国华侨,深知我们的心,所以他经常在百忙中抽空看望我们,并一同娱乐、聊天,十分轻松和友善。他会聊聊最近一次回中国的见闻,介绍那里生动、活泼、朝气蓬勃的社会面貌,谈中国人民奋发图强的自信心,总让我们感到亲切、新鲜,得到启示而有所惕励。唯真兄对我们这批海外华侨同业总是循循善诱、诲人不倦,给我们当了多年的义务辅导员。他热切、诚挚地与我们分享知识,严师诤友般鼓励我们勤奋学习,这些宝贵的帮助,切实提高了我们的认识和编写水平,使我们获益良多。

在互联网上悼念唯真兄的文章中,我看到新华社对他在越南工作的高度评价:“报道质量高、时效快”,甚感欣慰!这正是当年在北越的新闻同业们对唯真兄至为钦佩、赞扬的地方,也正是新华社河内分社在同各国记者竞争中取得的突出成就。

当年越南坚持公布中央文件时对国外媒体严守划一时限和纪律,确保“一碗水端平”,防止有任何分别对待的投诉,但结果仍然是新华社河内分社抢在第一时间播发了许多有关新闻。这速度是包括塔斯社在内的各国驻越南记者始终无法追上的,他们对新华社河内分社的占先报道都感到诧异,对唯真兄的“高招”百思不得其解,甚至追问是否有人在规定时间之前给新华社发放了新闻稿。

我们因为常有机会与唯真兄一起采访,深深体会到这一切得来不易,他靠的不单是才华,更多的是勤奋和认真钻研,尤其是靠热诚、真挚地广交朋友,处处与人为善,以德服人,他的言行表达了对越南人民的热爱和关切。所以,几乎所接触到的越南同业、新闻机构及党政机关负责人,都非常喜欢他、信任他,与他建立了美好的友谊。我们从旁看得清楚:差别就在于唯真兄作出了这些非凡的努力。他深厚的人脉关系,还使他在翻译稿件和查找参考资料等方面处处如鱼得水,为河内新华社分社开展工作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事事胜出一筹。当年在首都河内一起活动的各报刊记者群中,唯真兄的豪爽、洒脱、才气横溢、谈笑风生、开心见诚,让人敬佩,大家自然而然地被吸引到他身边。

1960年5月13日,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在河内主席府
大客厅接见华侨代表,程蓝江(后排左一)在做录音采访。

回顾唯真兄到越南工作,五年如一日,马不停蹄地穿梭在太原钢厂等多个中国援越建设的工业基地、各个新生的农业生产合作社间传扬捷报,采访越南党政军民各部门在胜利后开展的多姿多彩的创新活动。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各部门领导,几乎都成为他的至亲好友,都乐于同他开怀畅谈,并向他提供所需的第一手资料。

尤其是他还因而赢得了胡志明主席的特别喜爱,虽然我们一同采访的机会不是很多,我却也数次见证了胡主席与他之间十分亲密和风趣的谈话。有一次,政府总理范文同和国防部长武元甲大将都在座,胡主席一一指着他们笑着对唯真兄说:“在我们这个国家,对他们都只管称做‘同兄’、‘甲兄’,对我这个国家主席,也只管称作‘胡伯’,你今后将会习惯于这种家庭气氛,可以轻松无拘束的了。”还有一次,胡主席在谈到越中友谊话题时,对在场的越南记者和唯真兄说:“我认为越中之间的交往,只应该叫做‘内交’,而不应叫做‘外交’,咱们是一家人,不应见外嘛!”听着胡主席这段发自内心的幽默的讲话,两国记者们更领悟到越中友谊的深厚,都会心地笑了。

在国际上掀起一股反华狂潮的时刻,胡志明主席前往华族聚居的海宁省和姑苏岛视察民情,在向公众发表的演讲中,吟咏了两句高度凝练的歌颂越中友谊的诗句。当天下午,我报编辑部正在翻译刚收到的越通社有关新闻稿,讨论、推敲如何译好胡主席这两句诗意隽永、感情浓厚、押韵优美的诗句时,电讯组送来了中国新华通讯总社播发的胡志明主席的有关新闻稿。我们争相传看这两句诗的译文:“越中友谊深,同志加兄弟。”简练、鲜明,铿锵有力。大家非常赞同采用这两句脍炙人口、令越中两国人民更加心连心的译诗,即时定稿见报。从这篇新闻稿和译诗的典型例子中,充分体现出唯真兄领导河内分社,以炽烈的政治热情和使命感,倾尽敏捷的才思,力争把每篇新闻报道都做到最好。

从1956年起,南越伪政权悍然践踏日内瓦协议关于协商普选统一越南的条款,并在南越农村进行疯狂的大扫荡、大屠杀,而苏联“老大哥”仍继续向越南强行推销“和平竞赛”、“议会道路”等货色,力图浇灭南越人民武装自卫、誓争统一的怒火。为更加心贴心地同越南人民一起揭发敌人的血腥暴行,支持鼓舞越南南方人民正义的自卫斗争,唯真兄不远千里来到南北军事分界线的边海河北岸,直接采访了刚逃脱南越暴政魔爪的遍体鳞伤的人证,写下了多篇向全世界强烈控诉的新闻报道。

越南南北革命形势在唯真兄离越赴巴西工作后,继续向好的方面发展,越南劳动党通过决议,坚决推动南方人民争取统一的武装斗争;唯真兄却在西半球经历了巴西政治的风云突变,成为了中国在世界上著名的英雄记者。1965年胜利回国后,唯真兄又经历了文革的洗礼,无论在新华社代社长的岗位工作,还是被打成反革命,遭批斗、抄家、关押、劳改,他始终以坚贞之操面对,其高风亮节让人敬佩不已!

否极泰来,重生的祖国经历着民族的复兴,如今已巍然屹立在东方。唯真兄毕其一生赴汤蹈火、义无返顾追求的理想,也是我们千百万海外华人华侨和全国同胞共同的心愿,他已欣然目睹了,相信这应该是对他毕生追求的充分肯定和最高奖赏!

作者简介: 1930年出生于越南, 1948年参加工作,获越南颁发的“抗战纪念章”。1954年起从事新闻工作,任《新越华报》编译、要闻版编缉组长兼记者(此期间毕业于三个高校专业进修班)。1966年定居北京,先后在《毛泽东选集》翻译室、北京外文出版社、黄文欢办公室任编译、编辑;与友人合作编纂《汉越词典》(中国商务印书馆发行)。1985年调任香港越南难民营翻译员,1999年赴美同儿孙团聚。

                                                                                                                                                                                 2009年写于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