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肖三期内必出期中

《燕京大学首任校长——司徒雷登之歌》
钱宏
 
(全球共生研究院院长)
 

2009年应共青团中央《中华儿女》之约写作《思想力——十亿分之一话高锟》时,我注意到一件“小事”:习近平在浙江主政时,做了一件富有历史意义的大好事、大善事,即批准浙江人民迎回他们的老乡——原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1876年6月24日出生於中国杭州,1962年9月19日逝世於美国华盛顿)的骨灰,并安葬在杭州市的安贤园公墓。
老实说,我特别看重这件“小事”蕴含的堪称伟大的象征意义——如果中国的大学教育要恢复开放全人格教育、博雅通识教育、身心灵健康教育的传统,必须从一个有传统、有基础而又没有现实体制包袱、人事纠结的实体开始!请允许我在此向所有促成这件“小事”的人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今天收到朋友发来小万工的《纪念那位用一生假装爱中国的校长》,好一个“假装爱中国”,想起司徒雷登,我不禁又是未读先泣!我为写出这种文字的文化悲哀,我为作出种武断的制度悲哀,我为变成如此扭曲的人性悲哀!旅法文化人类学家于硕女士,见此,在朋友圈转发题记:我的朋友“共生”思想家錢宏转发该文时说“未读先泣”,极度悲哀,因为那篇“别了,司徒雷登”出自“伟大领袖”之笔,速冻了一个时代对善和爱的感知,全个民族心灵荒痹,寸草不生。感怀于作者小万工这代人,竟是稀少者大梦初醒,为恩将仇报的历史黯然神伤。他白描般的文字却唏嘘伤情:这个创建燕京大学时被誉为“举世无仇敌”的人,最终却落得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凄凉晚景。
在滔滔的钱塘江
你是一朵浪花
在绵绵的燕山山脉
你是一座奇峰
你把寂寞藏进乌云的缝隙
你把梦想写在中华燕园
你燃烧自己温暖大地
任自己成为灰烬
让一缕缕心火
翩翩起舞
那就是你播下的种子
在滔滔的钱塘江
你是一朵浪花
在绵绵的燕山山脉
你是一座奇峰
你把寂寞藏进乌云的缝隙
你把梦想写在中华燕园
你燃烧自己温暖大地
任自己成为灰烬
让一缕缕心火
翩翩起舞
那就是你最后的倾诉
倾诉
…………
2012年1月1日起草至4月27日,钱宏在凤凰网、腾讯网发表《中国的教育体制改革,请从恢复燕京大学开始——代<重建燕京大学宣言>(征求意见稿)》,4月29由郎遥远、祝明富二位好友陪同在杭州市安贤园司徒雷登墓前,即兴改词唱出《司徒雷登之歌》。
6月8日上午,我到清华园拜访翻译家何兆武先生,与何先生讨论“共生思想(Symbiosism)为何是今日世界之必须?”,何先生兴味盎然地告诉我,正好英语短句live and let live(自己活,也让别人活),可以用来作为是否拥有共生智慧的通俗表达。何先生这一解释,我邃又念及终生笃行“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而“举世无仇敌”的燕大校长司徒雷登。谢过何先生出清华园,午后又至燕园寻访临湖轩,再唱自命的《司徒雷登之歌》(当时由朋友用手机录下,后经整理而成),后再作《重建燕京大学与展开中国教育八大学科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