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运势

毛/邓/习三个时代的基础、问题与前景
——从魏杰《大会之后,中国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深度长文)》说起
 
錢 宏
 
(全球共生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访问学者)
 
    我认真拜读了朋友李晓岗转来的魏杰教授发表在“金融投资参阅”上的课件:《大会之后,中国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深度长文)》。
 
    魏杰教授从“找出投资方向”出发,从“防范金融风险”(和“推动供给侧结构型改革动力”切入,分析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及未来几年的发展趋势,解读19大之后“中国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按照现行(无止境)发展主义或工商文明的资本主义经济学思维方式、价值承诺,魏教授的分析有理有据。他指出的问题,比如资产泡沫、外汇贬值储备加速下降、金融(规则与新技术)混乱、货币缩量、实体经济成本攀升等,肯定是一种实在;魏教授指出的投资方向,比如产业结构“退二进三”、劳动力、土地、货币等要素投放到产品服务商业模式技术创新、开放由搭全球便车到全球范围内重新配制经济发展空间(一带一路)、问题导向的经济体制改革(产权保护、简政放权、生态文明改革、国企改革)等方面,也看似非常正确;大规模调整经济格局,比如传统的制造业和房地产将退出,战略性新兴产业、服务业、现代制造业将大力发展等结论,也是历史必然。
 
    于是,魏教授承诺:“雄安新区这个概念标志着我们要调整中国的经济发展空间布局,要再造几个一线城市,如果再造几个一线城市大家想一想,在拉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20年应该没问题,实际上中国经济发展启动的一个新的发动机”。
 
    但问题依然在于,大规模调整的“经济格局”如果按照魏教授的分析的“方向”走,即使“快速增长20年”,是否就能解决已经是世界经济一部分甚至是引擎部分的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呢?
 
    我看“不确定性”很大。仅从调整空间布局改变固化空间承载功能这一思路来看,快速增长20年的不确定性就是实实在在的。果如此,那么,倘若热心的读者真的是想“结合大会的内容来细细研读这篇精彩的文章,从中找出投资方向”,无论是作为个体,还是企业或政府官员,恐怕就难免陷入一定的盲目性或盲从性。
 
    按马太效应分析:如果依旧是用园区模式促经济增长,那么,不管你如何重新规划,如何分解承载功能的空间布局,如何调整产业结构,其结果必然是,北京及率先上海、深圳、广州或杭州扩充空间(雄安)四个或五个区域,进一步抽取吸纳中西部(包括“一带一路”在全球范围内重新配制经济发展空间)资源,加深中国经济发展的结构性“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
 
    这将是典型的南辕北辙,事与愿违!
 
    而且,这在总体上,既与改变产业结构的“推动供给侧结构型改革”,肯定会发生冲突,更与中国唯一首创的全业態体现人与自然关系生態文明诉求的“和谐共生”(19大报告基本方略第九条)会发生冲突。
 
    我想,凡是“对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及未来几年的发展趋势”发表洞见的当代学者,都不可能指望对当下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作就事论事分析来加以解决,而必须在诊断上对问题从“家族遗传学”意义上,先弄清诊断对象的病症(问题)有没有“遗传病史”。
 
    我也非常赞成习近平关于“两个三十年不能割裂”的论断。所以,无论是要诊断“当代中国经济的问题”,还是从实质上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基本方略”,都要重新梳理三个时代的历史状况与逻辑结果。这三个时代,就是“毛时代”“邓时代”和“习时代”,特别是毛时代、邓时代留下了什么样的基础和问题,这些基础和问题以当下意味着什么?前景如何?
 
    让我们简明扼要地回顾一下。以下按照讲基础(成绩)就讲基础,不讲问题;讲问题就讲问题,不讲基础(成绩),也许这样比较不会讲什么事情都是粘糊糊的一锅羹!
 
一、毛时代
 
   (一)毛时代的基础:
    赫鲁晓夫赠予165个带专家指导管理的工业项目+勒紧全国人民尤其是农民裤腰带挤压出来的“剩余价值”资金投入(同时外加反官本位)+欧美培养的一批新型知识人才=中国基本工业布局及两弹一星和承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
 
   (二)毛时代的问题:
    对内斗争释官权强行释民权+对外自我封闭及忘恩负义+从思维方式价值取向人格尊严上全面一元化=几乎斩断了一个民族的灵魂(创新活力)
 
二、邓时代
 
    (一)邓时代的基础:
    全面恢复官本位得官心并解除划分地富反坏右阶级成分得民心+对外向美国示好赢得进入世界自由经济贸易体系+对内实行国家法定资源垄断下的半管制半市场的分权制度(与地方政府分税、与民间分包)=中国特色GDP锦标赛(资本增值)发展主义主导的“权控经济模式”
 
   (二)邓时代的问题
    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的基本矛盾+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主要矛盾+基尼系数、恩格尔系数、明斯基效应(债务及未计成本积累)临界状态的“发展是硬道理”=以“全面生態背负”的方式展现中国历代两极分化、批孔尊孔、黄炎培三大周期率
 
三、习时代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与基本方略,注定是应对毛时代、邓时代遗留问题,即“几乎斩断了一个民族的灵魂(创新活力)”+“全面生態背负”,也应对世界过去一个半世纪遗留问题,“市场自由与政府管控二元对立世纪钟摆”问题。
 
    这无疑需要在哲学、伦理、政治、经济、历史纵横格局、个体与共同体全面切入。
 
    哲学:
 
    生而具足又非独存的地球生灵,亟待Symbiosism:生命之源,共生一体;一视为仨,和恊共生;道不同,亦相为谋。
 
    伦理:
 
    谋求自己过得好,必须也让别人过得好,live and let live;天地人、日月星、你我他(她它祂)win-win-win!
 
    政治:
 
    生態统筹,共生为魂。用共生智慧为一切现行硬道理导航。
 
    经济:
 
    共生权范式全面展开Symbionomics仨自组织人活动,自觉限制人类文明的足迹,让生产回归生活,以“社区、政府、市场”相互作用共襄生成三大经济形態超越“政府管控与市场自由二元对立世纪钟摆”困境,摆脱“理性人与动物精神”“公有制与私有制”“需求侧与供给侧”及“宏观经济学与微观经济学”的纠结等“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非左即右,非右即左,左右一锅煮”的局面,走进中国首倡(19大报告十三个基本方略第九条)全业態体现人与自然关系生態文明诉求的“和谐共生”新时代、新生活!
 
    横向历史格局:
 
    文艺复兴以来,“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政治的政治、商业的归商业、公益的归公益”,进入新时代“社会的归社会,政府的归政府,人民的归人民,众生的归众生,地球的归地球”!
 
    纵向历史格局:
 
    从工商文明的资本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生態文明的共生主义!
 
    个体与共同体:
 
    这是一个自然历史故事,处于不同时空关系节点变化中的人们,经历怎样的苦难与辉煌、血泪与欢笑?
 
    不忘初心,从心开始,境由心生,好自珍之,善自为之。
 
陽子2017年10月22日晨于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