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香港马会免费资料

钱宏

     
我赞成人大教授向松祚“我们的根本问题不是中美关系”的论断。
 
我一贯的主张是:我们的根本问题是优先处理好中国内部事务!
 
所谓“中国内部事务”,从时间空间、历史逻辑上,集中到一点,就是“社会优先”!无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是别的什么社会主义,都不能脱离“社会优先”这个社会主义的本义!(参看《“社会优先”(Social priority)论——特朗普执政,中国究竟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刊国务院发研中心《经济要参》2016年第50期)
 
鉴于晚清以来一百多年,中国社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破坏几近殆尽,并历时性累积了多重阶层矛盾这样的基本事实,社会优先的含义,至少包括两大共时性任务:一是社会重建,一是社会和解。
 
可以说,这也是人类最近500年来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的一条真理:凡是较好较顺利完成了社会重建与社会和解的国家或地区,都在政治、经济、科技、人文、国民身心灵健康上取得了长足进步,其整体生产生活方式也成为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人们争相学习效仿的榜样!(参看《钱宏在DC谈和解共生再造中国--改良中国政治生态的十六个切入点》,2008年春节,收录在《大中华:共生崛起》,知识产权出版社,2012;台湾瀚芦出版公司,2015)
 
而这一切背后的逻辑力量与均衡机制,就是共生哲学揭示的社会、政府、公民“三大自组织力”的相互作用与外平衡能力。
 
从经济形态学上看,就是或多或少地葆有了“小区经济”托底的“市场经济”、“政府经济”三大经济形态相互作用共襄成长,而成就在地居民健康、简约、高尚、富有尊严而可持续幸福地休养生息的格局。(参看钱宏:《谈谈社区、市场、政府全息经济形态的哲学品位——兼谈哲学对象的划时代转 换》2015;钱宏:《时代需要经济学思想革命!——从张五常经济学原理,看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将应运而生》,2016)
 
从而自觉不自觉地,超越了“市场自由与政府管制二元结构”和“公有制与私有制两极纠结”导致的世纪钟摆和周期性经济-社会危机。
 
明乎此,我们就不会为以牺牲自然资源、几代国民身心灵健康和城乡小区生活败落为代价取得的GDP世界第二外汇储备世界第一而沾沾自喜,而是利用已经取得的“有没有”的成就,主动积极地解决“好不好”的主题:
 
全面补好工商文明的课,
 
稳健走上生态文明的路;
 
对内实行全社会大和解,
 
对外树立魅力大国风范!
 
为此,当务之急依旧是:如何解决“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的基本矛盾”?
 
办法就是:中国的根本问题是回归社会主义的本义--社会优先!
 
为此,我主张实行一种“社会元勋立宪制”(参看《由“三个代表”到“社会元勋立宪制”:从“集体理想”与“利益集团”矛盾运动看中国四种可能的前途--答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报理论版负责人问》,2003.9,刊2005年(新世界时报,收录在《和解的年代:从共产主义到共生主义》,香港新文化出版公司,2007)
 
 
陽子2018年3月11日于复旦望道苑
 

附件:
 
我们的根本问题不是中美关系
 
 
作者:向松祚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成员,研究委员会成员,中国民生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来自百度)
 
我认为中国的学界,政界,媒体界人士不应该过分热心参与中美关系的讨论,更不能跟着起哄,炒作什么中美分道扬镳,什么中国挑战美国,什么人民币挑战美元霸权,什么我们要取代美国引领世界,什么美国已经衰落,什么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什么中国已经站到世界舞台的中心。
 
姑且不论中国目前在很多方面与美国还有相当差距,尤其我们国内许多重大民生问题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就算是有一天中国全面超过美国,我们也不应该大张旗鼓去自我炫耀,自我宣传,甚至自我吹捧。
 
是不是世界领袖,是不是站到了世界舞台中心,是不是引领世界和人类进步,这需要世界人民来公认,需要人类历史来检验,需要具体真实的国际新秩序为基础,需要具体务实的各项政策来实施,需要新的国际治理体系和架构来保障,这并非是靠吹牛皮,打嘴仗,靠气势如虹的语言来渲染能够起作用的,反而适得其反。
 
美国今天对中国政策的强烈反弹,与我们媒体界学界包括一些官员煽风忽悠起来的高亢的民族主义情绪不能说没有一点关系。这其实是很不明智的。中国今天的最佳政策依然是与美国和平相处,相互学习借鉴,恐怕中国从美国学习的地方还要更多些。
 
现在中国媒体包括一些学者几乎一边倒地说美国衰落,中国已经是世界舞台中心,无异于自找麻烦,自己主动树敌,其实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和言论。
 
我们再看看美国,美国其实在19世纪后期已经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第一制造科技工业大国,但美国真正引领世界是二战之后国际秩序的建立,也就是说,从美国经济总量成为世界第一到她引领和主导世界,等了半个多世纪,当然还有两次世界大战给美国提供的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美国的精英们是有战略思维的。
 
美国赢得两次世界大战,赢得和苏联的冷战,不是靠高大上的语言来吹牛,而是靠真正的科技军事经济实力,背后则是她的制度,尤其是宪法法治的巨大优势。
 
美国文化教育价值观的优势更不是吹牛吹出来的。今天很多或大部分中国精英仍然忙于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美国读书,这不就说明一切问题了吗?
 
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期待我们的国家和中华文化在全世界大放光彩,期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是很自然的情感,然而,平心而论,我们今天在许多方面和美国的差距绝不像一些不负责任的所谓学者和媒体吹嘘的那样,已经没有差距甚至超过美国了。
 
离开北上广几个特大城市,到广阔农村看看吧,离开北京市中心,去六环外看看吧,去看看那些一天工作10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的打工崽打工妹吧,去看看进城务工人员不能上学就医的孩子们吧,去看看许多农村家徒四壁的贫穷状况吧。再看看我们的教育和医疗状况吧。
 
我们的根本问题不是中美关系,我们的根本目标也不是取代美国引领世界,更不是和美国叫板颠覆美国,我们的根本目标是让十几亿中国人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因此,真诚奉劝我们的那些学者,媒体,官员理性理性再理性,客观客观再客观。不要逞一时意气,给国家添乱,给民族添乱,给子孙后代添乱!
文章来源:全球共生研究院 2018.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