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彩网彩彩票与你同行高手

翌日清晨,我从雨声中醒来。稍歇,便拾级而上看看民宿的环境。

路遇竹叶青一条,乍看还以为是谁把玩具蛇扔在这里,没有想到居然动了。竹叶青蛇是管牙类毒蛇,因其体色翠绿,尾巴似枯枝,又喜栖息于植物上,而不易被人发现,我能迅速判断并拍摄也算不错了。

月心谷民宿的设计真是令人赞叹呢

因为拍摄需要,民宿服务人员特别早起给我们准备了丰富的早餐,谢谢了。据说我们离开,这天就有韩国客人已经订了房间,这么好的地方应该会很受欢迎的。

我们顺道去了打卡地凤垟,并没有见到理想中的云海。

那么我就给三位名家拍个合影照吧。陈复礼大师仙逝,简庆福先生也年事已高,跑不动了。陈炳忠、彭邦、郑振耀先生可以说是目前香港摄影界的中流砥柱。

哈苏大师彭邦先生说:等待就是风光摄影的基本功

郑振耀先生说:好照片就是等出来的

很多人不明白,钓鱼有啥意思呢?在这点上,摄影与钓鱼同理

等了半天,有人放了些花炮,与放烟饼差不多。

等到枯木上花儿也开了

等到凤垟汽车营地那只孔雀都开屏了,云雾并没有出现,这也是常态。

转场苍南五凤,不仅抄了近道,也顺带看了茶园。

矾山矿石馆让客人们赞叹

摄影人就会自然而然的来到一个人的车间

余师傅快要退休了,陈炳忠先生说自己原来就是机械工程师,看到这些车床很亲切,与余师傅交谈非常愉快。

矾矿旅游办的蓉蓉姑娘给香港摄影家们介绍矿山的开采历史

在福德湾邮局,看到朱氏明矾世家收藏的旧相机,摄影家们合个影。

矾山福德湾真是令人感到亲切

摄影家们边走边赞

就是这些个新矿车也挺有意思的

打个卡

老人家们是在赏花吗?

蒲壮所城

渔寮拍摄沙滩

可惜天气不好,游人也不多。

郑振耀老师看中了学校的制高点,我去找校长,得到了支持与帮助。

不放过一个好角度,摄影家们真是敬业啊。

摄影工作,吃点苦,走点路,不在话下。

目的只有一个,完成好任务,名家有名家的水准啊。

2019年6月12日下午,我们在大渔寮景区。

夜幕中,我们赶到玉苍山华玉山庄住宿,为的是第二天是否能拍到云雾?

6月13日早晨,雨一直在下,我拍了一张宾馆外的小石头,玉苍山就是无数这样的小石头和大石头组成的。

这么大的雨,无法上高山顶,那就找个地方拍森林公园。

不厌其烦地等待,等着风雨变幻,等着云聚云散。

玉苍的雨啊,一阵又一阵,没有停歇的意思呢。

好在每一阵疾风骤雨过后,总是有云从东边飘来。

就这么一个角度呢,也可以看到许多的变化,这变化都是耐心的产物。

您看呢?

我们就这样欣赏着,纪录着,乐此不疲。

我拍了一张大师们的照相机,窗外的俩大师看了很欣赏,这不就是一种观念摄影么?

大景也会出现的

我去索桥上观察,发现除了石海这块,其它地方都被云遮雾罩了。

一会儿功夫,索桥也看不清楚了。

还是从后门腾垟方向下山吧

玉苍山也有“虎跳峡”呀

大山水

其实,有的时候,用手机拍摄也不错哦。

画中行

香港摄影家们不辞辛劳,总是努力去寻找新角度。

老天有时也会感动吧

下山来到碇步头村

卵石路在雨中的质感的确非常棒

没有丁香姑娘的雨巷

但是有最棒的香港摄影名家在这里呢

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陈炳忠先生找到了我们都非常熟悉的豆腐坊

这里的雨,确实有点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这里并没有丁香般的惆怅,只有勤劳的农家姑娘。

郑振耀先生很高兴我带他来这里

溪里的水显然比平日要多许多倍

是不是可以说:激流知劲草呢?

我们马不停蹄来到碗窑,我和香港摄影家雨中登瀑布。

这阵势我也是惊呆了

老师们也是非常喜欢的

无奈团队已经决定晚上去温州,只能匆匆离开碗窑村。

雨后的碗窑确实有一种别样的妩媚呀。

我看到香港摄影家们的流连,也好,留点念想吧,以后再来。

这是我们此行的最后一站——碗窑古村

 

 

来源:萧云集艺术中心 2019.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