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 萍 在抗战的年代里,我与一批干部和烈士的子女从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来到延安时不满12岁, 上边区中学, 去通信学校, 从军委三局的岗位又被抽调到新华社,青春在学习和工作中匆匆走着...

  一 桥,是人类社会中最具通达意味的物体尝想那港珠澳大桥,连接香港,澳门和广东,架起了跨海金梁;长江大桥飞架南北,化天堑为通途是那一座座桥梁,跨越沟壑,平通河流,连接地...

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迺强 惊闻刘廼强先生病逝,第一感觉是:一个战士倒下了。刘廼强先生是香港社会少有的政治活动家和思想者,他不仅在政治立场上有高度原则性及坚定性,更关...

1995年底,海南省作家协会的前主席早已退休,在整个机关经过将近一年的无政府状态之后,我终于接受领导部门的劝说,同意出来当主席候选人。说心里话,我对作协这一类机构是抱有怀...

作者:王唯真(1923年3月——2006年5月)  图为回国抗战时的王唯真 “七七”事变爆发的时候,我14岁,正好初中毕业。我就读的菲律宾马尼拉南洋中学,当时是华侨进步师生比较集中的学...

陈晔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提高和全球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他们扎根世界各地,或留学深造,或求职创业,对与华人群体相关的信息和中国国内的新闻都有所诉求。...

 东 瑞 诞生于1918年12月7日的刘以鬯先生,到今年2018年,已经走过一个世纪。问世间,有多少人活到一百岁?这样国宝级的香港文学之宝,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别看香港为弹丸之地...

世界华文大众傳播媒体协会副主席、腾飞澳洲华人通讯社社长、中国国家一级美术师滕飛先生创作的一幅(4平尺)中国山水画,在由非洲ACC(阿弥陀佛关怀中心)于2017年12月1日晩上假座...

演讲题目: 德国写作十五年 华文—灵魂的陪伴,通往家乡思念的通行证 (2017.10.19 19:30-22:00于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 演讲人:倪娜/笔名呢喃 尊敬的文学前辈、各位老师,文友...

作者:张明贵 张明贵在新华社河内分社楼前留影。王唯真摄 1958年我从越南人民军转业到河内,有幸认识了王唯真同志,得以进入新华社河内分社工作。1960年唯真同志离任回国,我们一...

作者:王 枫 父亲对中医治疗十分热衷。记得小时候看到他有许多细长的银针和用来消毒的酒精棉球,时不时地给自己扎上两针,一副面不改色的样子,让我心中充溢着敬畏。他因不适应北...

作者:程蓝江 程蓝江先生近影。 伫立加州海滨西望故国,缅怀唯真兄辉煌灿烂的一生,我同许多海外侨胞一样,为他这位杰出的爱国归侨、英雄记者而深感自豪。我敬佩他为祖国和人民竭...

作者: 包奇洪 包奇洪近影 与王唯真近距离相处,是在“文革”的特殊年代里。历史风尘拂去了我脑海中的许多往事,但是这段日子,在我的记忆中依然清晰。 1967年的12月5日,北京已是...

作者:李永红 作者从印尼回到祖国时的青春留影。 在我的人生走入最低谷时,能得到归侨前辈王唯真的帮助,是我今生难以忘怀的事,虽然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他,但我感激他、敬仰他,他...

作者:叶华 叶 华 1946年我十七岁,日本投降后,全国人民都渴望和平建设,正兴高采烈地准备大干一场。我们从重庆《新华日报》乘坐木炭车开赴南京,筹建《新华日报》分馆。 分馆经...

作者:卫元理 1986年王唯真与作者(右)在黄帝陵古柏前。 王唯真同志是我十分敬重的一位革命前辈,成绩卓著的党的新闻战士和资深记者。对于他的溘然长逝,我感到深深的悲痛和无比...

      作者:许一心 许一心(左)和大舅舅王唯真在北京。 “五一”长假还没过完,北京传来了舅舅王唯真不幸逝世的噩耗,令我深感悲痛,久久都缓不过神来。次日到邮局汇款发唁电时,...

作者:李建玲 李建玲在越南的留影 2006年6月3日当我听到邮递员叫我收信时,怎么也想不到这封北京来信竟然是王唯真同志的讣告,悲痛的泪水顿时模糊了我的双眼。他老人家是我的恩师...

作者: 杨兆麟 几十年来,我一直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又从事中国人民广播史的资料收集和编写工作。延安新华广播电台是中央台的前身。为此,我和北京广播学院(后改为“中国传媒...

作者:王  枫   父亲的爱,在痛失父亲后让我更加刻骨铭心。它不像母爱那样细碎、周全到几乎融化了我的地步,却总让小时候的我感受到一丝甜甜的威严。文革前,父亲常年在国外...